上次少护组AI向的AU二囤。

#假装有点大片味道#(呸)

#顺便假装句子里的语病是剧情中人物的#

这是一个梦。

梦里阳光耀眼,空气安适而透出浅淡的欢愉。他立在货车旁,橙黄的沙地卧着舒畅的线条。

面前是小少爷,笑盈盈地望着他,温暖而纯净,浑身笼罩在薄纱般的日光下。

而他终于像想过很多次的那样,伸出一只手拢住这亲爱的小主子的脸颊,还拿拇指蹭了蹭他的脸蛋儿…… 

然后顷刻僵住。

那洁净的脸颊上,他手抹过的地方赫然一道黑痕。

是道污迹。半凝固的暗沉血污混杂着尘土,在小少爷脸上显得刺眼而恶毒。

此刻他朝少爷瞪眼的样子一定冒犯至极,但掐着印象再三确认,先前这张小脸确实、确实干干净净。

是他抹上去的。

他难以置信地看向自己的手掌。上面干干净净,什么都看不出来。他搓了搓自己的手指,然后是掌心,再然后把手背翻过来。依然是什么污迹也没有。

但他还是明白了。脏的是他——他这个人。

小少爷对发生的事浑然不觉,澄亮的、询问的目光如融化的阳光,此刻于他却是直扎入心窝的刀。

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唯一能想清楚的是,不能弄脏少爷。

于是他挪动脚步,后退,没有转身。一步,两步。他一步步远离他的太阳。

小少爷原先欢悦的神情逐渐被疑惑浸透,很快转成受伤小兽般的神色。他急切地赶上来,伸出双手拉住他回缩的手掌……

然后,就像刚才他做的那样。小少爷忽的一颤,全身僵硬,惊诧的目光艰难下移。他的目光追随着少爷的目光,向下。向下。顿在手上。

现在他们都看见了。小少爷的两只手糊满了滞重而倒胃的脏污。

手上承受的力道在减轻。小少爷松开了他的手,同时缓缓重新把头抬起,他们对视。他看见那双眼透出的神情变了样。惊恐,不解,悲伤,委屈……

您明白了,他想。

这回,该轮到少爷后退了。

 

小少爷踏出那一步前他醒过来。睁眼时一束阳光正打在眼睛上,差点没把他晃瞎。

 


-fin-

不知道会不会算在正篇里……但确实可以大致概括少护组是怎么样的风格哪,这篇。


查看全文

我太躁了。太躁。

这样下去。可能会完全失去他们了。

让我缓缓吧。

查看全文

大晚上依然要囤设定。

哇新人物!【不要瞎带节奏】是AU。

我觉着自己算是有点明白了。

成天整AU是不是因为没有姿势和耐心撸正篇,又憋不住想啃家里人啊我。

如果看见这篇……来猜猜是谁的AU吗!


补充:

·Mustafa一直没出门不是他体嫌口正直(?)。是他的研发者特么的不让他往外走啊。

·其实阿拉伯名大概都不是这样就完事儿了的。所以为什么他俩一个个只有名字没有姓?……

因为我懒 你猜哇【职业笑】

如果要玩游戏AU的话

想把护卫设定成奶妈。

《文野》与谢野晶子那种。

呜呼嘻嘻嘿嘿嘿。

查看全文

“怎么样?”

不能抬眼

抬眼便是充满期盼的目光

那双闪着光芒的眼睛

比天上的星还要明亮

少爷的这般信任怎能辜负

宁愿经历断指的痛苦

为他开出条光明的路

可眼前一切繁乱如麻

无论哪条路都通向狼狈的困窘

而我将使尽招法

耗尽气数仍破不开出口

难道时代变了

抑或只是我被年月削弱

如今想来多么可惜又愚蠢

一味地追从着世俗风尘

瞎子般任珍贵的宝藏

散落于纷杂沙土中

……

解不出,解不出

答案究竟从何寻求!

但不能再耗在这里

让他一并浪费光阴

他的时光如此珍贵

他还有

那么光芒的未来

要去追逐


“……对不起,少爷,

“这题我也解不出来。”

【现代AU。

小少爷学历小学一年级,护卫学历小学二年级。

(没知识只好直接搬中国教学制)】


诶呀打杠杠的效果似乎还没有不打的好。不打了干脆。

查看全文

【脑坑记录】

[关于两个小暖比的一点思路]





【下面或许啰嗦,此处简单概括:小少爷是一直收获着爱并更广博地把自己的爱播撒出去,斯塔利是屡屡受创自己捂着伤口也还仍要爱这个世界】









小少爷和斯塔利都能暖我一脸。

如果讲直观程度,或许小少爷那种广博而慷慨的真诚暖意更直戳人心。

毕竟小少爷不仅情商高,还能更直白地跨越世俗观念去关心人和世界。

简直真的就有点像太阳。【叹】

相比下斯塔利受他人影响更重,而且他不擅交际的缺陷有时真心让人憋得慌。心软再加上和平向的属性带来的退让,不止一次显得更像窝囊。

但还是不一样。

相比五岁的小少爷更光亮平坦的背景,小斯塔利经历了十几年的孤单困惑,不时经受身心受创的痛苦。而这种状况下他仍然坚持要努力去温柔友好地与这个刺痛自己的世界相处,并对一个比自己更孤独的孩子久久地、轻轻地倾注自己全身心的温暖和爱。

某种程度上……

很想抱抱他哪。

很想。

大大地暖呼呼地熊抱住并拍拍背。

小斯塔利。

查看全文

【可能的os?】

“我是不被神明眷顾的。”

“我如果不靠自己便没有依靠了。”

“那就把所有的罪恶和黑暗都交给我吧。”

“鸟儿属于天空。”


查看全文

【亡灵召唤AU】施工中的神奇产物

我眼见这个AU逐渐往不正常的画风走去。

【已含少护组、北南组】


护卫:

青年状态

死前曾是反过水的奴隶军。在主人允许的情况下可拥有实体

物品[遗落匕首]的拥有者成为其主人。抽出匕首可对其进行召唤

执行[战斗、人员/物资看管、通讯]类任务的能力较强


脸色总是不怎么好看

对主人任务的执行能力很可靠,但也有自己的想法。遇到自认为不妥之处会提出



小少爷:

十三四岁的青少年

死前是大户富商家的少爷。无实体

物品[书签]的拥有者成为其主人

执行[沟通交流、思维/视野开拓(探索世界、深夜谈心、阅读交流……)]类任务的能力较强


经常在没被召唤时也跑出来转悠,聊聊天看看星星什么的

有时缺乏作为无实体亡灵的自觉(如:十分自然地扑上去想抱人)




胡烁

青年状态

死前曾是中国北部普通民众。曾因雾霾等原因患上肺病。有实体

物品[鸡毛掸子(???)]的拥有者成为其主人

执行[搏斗辅助、东北三日游规划、扯皮救场]类任务能力较强


会一两段相声

就算没被召唤也常自个儿跑出来到处转

中国北部的土著,精通中国北部多地方言



吴允

青年状态

死前曾是中国南部普通民众。有实体

物品[铅笔]的拥有者成为其主人

执行[状况分析、应急事务处理]类任务能力较强


查看全文

【AU 文】而且还不会起名字

       

       不知什么时候起,小少爷注意到自己有个地方比较特殊:认识了一个人,他会不由自主地把那人联想成某种动物。

 

       比如他的保姆便是只羊,生着软软的毛,抱起来暖呼呼的,清早咩咩叫着柔声唤他起床。

       比如家里的护卫们都是狗,长得各不同,但总的意思差不远。上工时脸用面巾一遮更是神情也相近。他们常围着货车或是外院转悠不停,有时相互遇上会嗅嗅对方,互嗷几声作问候。

       又比如大哥是鸽子,拍着健朗的翅膀帮着爸爸把商队的信息传到各地去,又带着各地的消息回家来。

       爸爸是一种八条腿的虫子,会扯出晶亮的丝,把四面八方的远近各处连在一起,组出结实的网。一车车的货物和钱就在这一条条亮丝线上来来去去。嗯,是叫蜘蛛。

       爸爸或许希望他是未来会跟自己一样厉害的小蜘蛛,但他知道自己不是——他看见过自己在水桶里模模糊糊的倒影,圆碌碌的脑袋下,小身子两旁是一对长着细嫩羽毛的小翅膀。

       他曾试着用力拍打翅膀期望能飞起来,然而那对嫩翅膀无论扑棱多久小雏儿也没一次有能上天的意思,哪怕他一边使劲扑腾一边奋力向上跳起施加助力。最终他脚没踩稳滚了一身沙,反倒成功把自己给逗乐了。

       爸爸带回过一些贵重的鸟,一只只都装在制作精良的笼子里,有着好听的歌声和优雅悦目的形体。妈妈就是这样的鸟。

不过这种鸟不怎么飞,令他很有些奇怪。

       

       “妈妈,你飞过吗?”

       “没有啊,为什么问这个?”

       “为什么你不飞,你也有翅膀啊?鸟有翅膀,不是都能飞吗?”

       “好啦,快睡吧,小雀儿。”

 

        后来他开始了解,鸟也不是长了翅膀就一定能飞。有的鸟儿究其一生被锁在笼里,脚上拴着丝带,永无腾飞之日,时间久了甚至根本不记得自己有飞翔的意愿或能力。

        爸爸很爱妈妈,她脚上精致的丝带里就有他的手笔。后来她到过世都仍绑着那条丝带下了葬。

 

        ……

       有时小少爷感到人与动物实在相像,自己甚至难以分清面前的究竟真是什么动物还是所谓普普通通的人。

        他时不时在聊天中向别人提起这些,不同人对此反应也不一样。比如厨娘听了就咯咯直乐,满怀兴趣地向他问东问西;而那个外来的车夫听完后不以为然地挑挑眉毛,随便接上几句,回头继续干自己的活计。

        而爸爸显然很不喜欢他这种说法,差点要把他关在家里请大夫。幸亏那时有妈妈在一旁劝,说这不过是小孩想象力丰富了点儿,而他此后也不再把这些随便向人提起。

 

        嘴是闭上了点,但心里这习惯丝毫没有改掉的意思。小少爷闲时喜欢寻块舒坦的地方坐着,看各种各样的“动物”在面前经过,找找有没有之前不曾认识的人好去看看能否发现“新物种”,或是对比这条“狗”和那几条之间究竟有什么不一样。

 

        观察久了,他的确看出不少之前被忽略掉的东西。就说家里的“狗”护卫们,虽然乍看都相近,如今他发现其中也有比较不一样的。就拿护卫尤里尔来说:或许是牙更利些,抑或是耳朵更尖更挺,又说不准是不同在那对比别的护卫更深更亮的、常有点凉的眼睛……日子一长,小少爷愈发觉得他显眼,而且还带有一丝离群的味道。

        他找尤里尔谈天时,他也同其他护卫一样,用莹亮的眼睛盯住他的脸,竖起耳朵耐心地听,但样子像是有点特别,好像他看到、听到的那些东西跟其他的听者都在不同的地方似的——更深,更远,或者说更陌生。

        这让小少爷有点迷糊,不过并不惹他讨厌,甚至叫他有点喜欢。他跟尤里尔玩的次数比跟其他护卫一起的次数多上几次。他把尤里尔叫做尤拉,同他聊各种大大小小的事:他提起那想飞的愿望,提起近来自己脚上出现的、与过世母亲那条很像的丝带,提起经常把人当成不同动物的事……

        “可别把这些告诉爸爸呀!”末了他央求道。

        护卫答应着,抖了抖一只尖耳朵。小少爷望进那亮眼睛,明白这承诺很保险。

 

        一个夜晚,小少爷在院外亮灯的货车里和尤里尔讲起不久前自己听见远处奇异的嚎鸣。尤里尔说那是狼,被新运的羊惹来的,可能要带给他们不小麻烦。于是小少爷问起狼的事儿。护卫正要讲起那危险的尖爪尖牙,远处突然有人扯嗓子大喝了句什么,接着响起一片喧杂。

 

        “真惹狼了,”尤里尔起身,“您千万在车上呆好别乱跑……”

       小少爷撩起车窗帘子的一角,看着护卫疾疾向混乱赶去。他的嚎声应上另一端那些护卫的急吠,身影遁入黑夜前小少爷仿佛看见那手上的利爪与大刀闪着同样寒冷的光……

        情况愈演愈烈。好一阵子,远处那团灯火中人叫喊声、狗吠声、狂嚎声、厮打声和羊惊恐的叫声混卷在一处,扯得小少爷的心也跟着有些打颤。

 

        终于声音渐渐息退,几条有些像是狗的身影从那团光亮里冲出。几个凉凉的亮点闪了闪,消失在更深远的黑暗里。

       平和沉静的空气又逐渐从四方浸染过来包裹住他。

       过了许久。

       灯光暖得有点儿懒洋洋的,不紧不慢地一跃一跃。在这一片安适的温吞回归中,他的眼皮子不禁开始向下耷拉。

       意识逐渐模糊,睡意朦胧之中小少爷感到脑子某处有什么悄悄接通了,一些事情得到了解释。

 

       迷蒙中他看见一个模糊的身影在眼前渐渐放大。

       光影交错中那双莹亮的眼睛一闪一闪。

       然后一对有力的胳膊把他搂起带离了车板。

       一股淡淡的血腥潜进鼻腔。

       “你受伤了吗,尤拉?”

        回答是否定的。脚步正稳稳把他从货车领回自己的睡房。

 

        带着点困意的想法从脑仁滑向嘴巴,他抬头努力凝视护卫的眼睛:

       “尤拉,……你也是狼,对吧?”

 

       莹亮的双眼底下有什么东西一瞬而过。

       小少爷轻轻拍了拍狼的脸颊,柔声安慰他:“别怕,别怕,我不告诉人家。”

       他相信自己这个承诺也是很保险的。

       然后他伸手抱紧那结实的脖颈,闭起眼感受前行的脚步带来的微微起伏,很快便睡着了。






我想我这真的是很不会排版了。

我想这文真心是很糙的了。

“狼眼是不是真的比狗眼亮堂”我也不知道。

只能大概表现一下“小少爷和护卫这组大致是怎么回事”。

AU设定是“少爷有看到人就脑内把人联想成动物的迷之能力”(先假装人不是动物),从东野圭吾哪个小短篇和《天才在左疯子在右》里面借的。那两个是同种设定吧?是吧……

借着AU把一些难撸的背景设定也改了一下,并在撸文过程中爽快抛掉了“到底架不架空”的要命问题。【咳】

“尤里尔”是之前给大护卫起的设定名,这名字除了好叫很适合当护卫的人用【是吗】很阿拉伯【不】,没什么含义。正篇要用它大概真得架空。

我还得瑟自己花两天撸出2000字,仔细想想期末考我一个小时撸800。……

好咯!

……还是来槽我吧。

查看全文

所以这狼遇上小少爷直接被克成狗(?)

不负责的AU。

哇嗷。

【设定】某对伪国情cp

【就不能直接说是北南组吗】


【这里是随时可能更改的设定记录】


[用名]胡烁x吴允

*背景为当今的天朝

*生日同在十月一

*胡撒比祖籍天津【你看这称呼都那么天津味儿】

*吴同学外显形象从小是礼貌听话矜持端正的好学生,明暗皆吃得开

*胡撒比少年期比较莽,后期可能由于犯过事而逐渐收敛

      *反正长大后两位老哥都挺社会      


查看全文
© 老朝 | Powered by LOFTER